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狂少归来 > 第九百八十章 亲王殿下
    西斯帝国,皇城。

    有一座奢侈到极致,占地也仅仅比皇宫小一些的庞大建筑群。

    整个建筑群的整体风格和皇宫完全不同,西斯帝国皇宫采用的是中式古建筑结构,而这一片建筑群,却完全是西式风格。

    能够在贵族如林,富豪如狗的西斯帝国皇城拥有这么一大片建筑,整个帝国,除了皇帝陛下本人外,也只有一人可以。

    这片建筑的主人,正是帝国最年轻的亲王殿下。

    安亲王——叶木奎。

    西斯帝国当今皇帝陛下能够继承皇位,可不是靠着先帝的宠爱,而是靠着自己的一双手,亲自斩杀了自己的十多位兄弟,登上了这个宝座。

    等皇帝陛下登基的时候,只有这个一母同胞的弟弟活了下来。

    正因为如此,皇帝陛下登基之后,赐叶木奎封号安。

    表面上看是希望这个弟弟一辈子平平安安。

    可所有帝国的权贵都明白,这是皇帝陛下对自己这个亲弟弟的一种警告。

    安心当你的亲王,可以平安一生,若不安心,那就别怪长兄无情。

    安亲王倒也干脆,继承爵位之后,先是跟自己的皇兄要了这么一个大宅子,然后就开始四处招揽各色美女,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整个院子里可是养着几千名姿色各异的美女。

    整日就是带着这些女人吃喝玩乐,逗鸟遛狗。

    对那至尊之位,没有半点窥探之心。

    整个帝国,不管是那些高等贵族,还是下面的普通百姓,都知道这么一个废物亲王。

    私底下对这位亲王的谩骂从来就不曾少过,安亲王也不在意,只要不是当着他的面嘲讽他,他完全当做没听见。

    可若是谁敢当着他的面嘲讽一些,他才不管对方什么身份,哪怕是那些老亲王,或者帝国重臣,也会直接冲上去一阵大骂。

    帝国陛下往往一笑了之,并不在意。

    对于这个弟弟,很是溺爱。

    久而久之,也没人再敢当众嘲讽安亲王,只是背地里的咒骂,却从来不曾少过。

    安亲王耳不闻,心不烦。

    依旧过着自己的逍遥日子。

    今日也不例外,大白天的,安亲王大摇大摆地走在王府之中,手中还牵着一条雪白的萨摩耶。

    当路过一名侍女的时候,安亲王忽然停了下来。

    目光闪闪地看着这名王府新来的侍女。

    那侍女显然早就听说了那些关于安亲王的传闻,眼露惊恐,脑袋埋得低低的,根本不敢抬头,身子还有些轻微地发抖。

    “你怕我?”

    安亲王盯着侍女的眼睛,轻轻一笑道。

    “不……不……不怕……”侍女更加的恐惧,说话都有些结巴。

    “你敢不怕我?”

    安亲王脸色的笑容忽然冷了下来。

    “殿下恕罪……”侍女吓得脸色苍白,就要下跪求饶,却被安亲王一把抓住。

    “咯咯,长得这么漂亮,能有什么罪,别怕,乖……”安亲王左手拉着侍女,右手的指尖却在侍女的脸上轻轻滑过。

    侍女吓得脸色更白了,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安亲王忽然抬起双手,直接撕碎了侍女的衣服,一把将侍女推到了墙边,在侍女的耳边轻声说道:“乖,别怕,本王会好好疼惜你的……”侍女浑身瑟瑟发抖,却根本不敢反抗,只是双眼泪水汪汪,任由眼前的男子侵犯着自己的身体。

    不远处,那些护卫也好,侍女也罢,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整个王府中,除了殿下的十多个儿子外,其他的所有人,包括护卫,全是清一色的女人。

    而她们都明白一件事,当她们进入这个王府的时候,就是殿下的女人。

    当安亲王得到满足后,侍女已经疼痛的卷缩在地上。

    “味道不错,带回寝宫,晚上本王再享用一番……”安亲王看也不看地上的女子一眼,留下了这一句话就掏出了一把折扇,大摇大摆地离开了现场,早有护卫奔了过来,拖着血流不止的女子朝着里面走去。

    安亲王犹如以往一样,先去外面溜达了一拳,又在皇城某个美女最多的饭店吃了顿饭,这才大摇大摆地返回了王府。

    等到天色昏暗之后,似乎想到了白天那个漂亮的侍女,招来了王府女管家,询问了几句,得到了答复之后,在女管家幽怨的眼神中来到了寝宫。

    而那名白天被他侵犯的女子早已经洗得干干净净,可怜巴巴地躺在床上。

    “行了,又不是第一次,别装了……”看着眼前这个完全陌生的面庞,安亲王很没好气地白了一眼道。

    刚才还一副弱不禁风,楚楚可怜的侍女咯咯笑了起来,大大方方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任由那一丝不挂的妙曼躯体暴露在安亲王的眼前。

    “殿下的本事是越来越高了啊,今天折腾的人家都快要晕死过去了……”侍女朝着安亲王抛去了一个媚眼,娇笑道。

    “少来,我这点本事,还不是跟你学的?

    对了,你换脸也就算了,每次去弄个膜,就不嫌麻烦?”

    安亲王没好气道。

    对于这具足以让其他男人鲜血狂喷的身体,没有半点念头。

    没办法,为了避开自己皇兄的眼线,不引起皇兄的怀疑,每次这个女人进来,都会换张脸庞,以新人的身份进入王府,脸皮换了很多张,可这身体却从来没换过,自己已经玩了快十年了,能不腻才有鬼。

    “麻烦又有什么办法?

    陛下对您的监视可从来没有削弱过,不谨慎一点,万一被发现了,您是陛下的亲弟弟,兴许不会有事,我可就惨了……”侍女幽幽说道。

    “嘿,不会有事?

    你真以为我那位雄才伟略的皇兄当年没有杀我是念兄弟之情?”

    安亲王讥笑了一声。

    侍女脸上的媚笑和幽怨之色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想到了那位陛下的野心,轻轻叹息了一声。

    那位,可是连自己的父皇都不放过的狠人,一个同胞弟弟算什么?

    留下这位亲王殿下一名,不过是以他为饵,钓出那些不安分的人。

    只不过那位陛下恐怕不会知晓,他的这位无所事事的弟弟,早就已经明白了自己的身份,一边安静的演绎着自己的角色,一边奋力地想要摆脱自己的角色。

    这一对兄弟,都不是好惹的角色。

    “说吧,有什么消息需要你在这个节骨眼进王府?”

    安亲王失去了耐心,直接冷冷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