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女帝成神指南 > 第1032章 笑!叕笑!
    阿桂看小怪物。

    小怪物也在看阿桂。

    小怪物生得一副机灵像,何几说话的时候,它一直用那双黑漆漆的眼睛,毫不躲避地跟阿桂两两对视。

    一直到何几抱着它离开这个房间。

    向外走的时候,那东西还顺着何几的胳膊爬到他的肩膀上,探出小小的脑袋看着阿桂。

    就在那小家伙探出脑袋的瞬间,阿桂赫然看见那小家伙竟然又长出了六只耳朵。

    那小家伙似乎一点都不惧怕被阿桂看出它的异样, 就那样有恃无恐地盯着阿桂看。

    还呲开嘴,露出满口雪白锋利的尖牙,朝着阿桂咧嘴一笑。

    阿桂瞪圆了眼珠子。

    他之前昏迷中,没见过柯洛妮那只肉虫子的笑容,此刻看见这东西的笑。

    阿桂堂堂一化神期护法,突然就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板直窜到脑瓜顶。

    这东西,真特么邪性!

    一看就不是啥好玩意儿!

    心里猛然蹿出这个念头, 阿桂一个健步就冲了出去:“那谁, 且慢!”

    ————

    刚才唤炎颜的是毕承。

    毕承叫炎颜过去的原因是姹紫和嫣红。

    等到炎颜跟着毕承走出客栈小楼,来到前院的时候,就看见宽敞的庭院中央,一紫一红两道身影正干地你死我活。

    两个女子都铆足了劲儿,每一式攻向对方全是封咽锁喉的杀招,俨然一副不弄死对方誓不罢休的架势。

    俩人身上的伤口原本就重,这会儿打起来旧伤撕开又添新伤,两个女子浑身几乎没一处完好的皮肉。

    姹紫和嫣红跟契无忌一样也是体修,修行的肉身搏击术对彼此的肉身伤害更比一般人大。

    看见炎颜,围观热闹的商队伙计们赶紧分开一条路。

    炎颜径自走到院子的中央,抱臂看着打架的俩个女子,笑了:

    “原先我以为你俩的名字是因着衣裳起的,今日才知道,敢情是打架打来的啊。”

    “怎么?你二位名字叫姹紫嫣红,就非得把自己干成姹紫嫣红,不然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名儿,是不?”

    两个女子听见炎颜的声音,立刻同时收了招式。

    姹紫和嫣红当然认得炎颜。

    她是契府少主人的座上贵客。契无忌身边的人都认识她。

    俩女不敢怠慢,纷纷上前跪在炎颜面前恭敬行礼。

    礼毕, 穿红衣的女子突而直起身,指着旁边的紫衣女子向炎颜道:“她是奸细,她背叛少主人,与人勾结出卖少主行踪!”

    红衣少女情绪激动,对炎颜重重磕头:“炎姑娘既是少主的朋友,还请姑娘帮助少主肃清内鬼,维护少主安全!”

    红衣女子刚说完,旁边的紫衣女子也直起身:“请姑娘明鉴。少主此前的确说身边有内鬼,令我等暗访纠察。”

    “可是少主刚说过这话,嫣红她就一口咬定我是内鬼。我叫她拿证据出来她又拿不出,我念在多年共侍少主的情分上不愿与她内耗,谁料她竟趁我不备偷袭于我。”

    说完,紫衣怒瞪向红衣:“我怀疑,她一口咬定我是奸细,多半是怕被我查出她行为不轨,动手除掉我后再欲嫁祸于我,洗刷她内鬼之实!”

    红衣女气地青筋暴跳:“你分明就是做贼心虚, 有种随我去少主跟前对峙!”

    紫衣愤怒而起:“不敢去少主面前对峙的分明是你。若非心中有鬼,何必用偷袭这种下三滥的偷袭手段, 你才是真正的做贼心虚!”

    两个女子一来二去,越吵越凶,眼看又要开战。

    炎颜抬手制止:“行了,你俩也用不着吵架,我可分不清你俩到底谁是奸细,或许你俩都不是,兴许都是也说不定。”

    两个女子又要争辩,炎颜摇头:“我不想爱听人吵架,当然也不能随便处置你们,毕竟你们是契无忌的人。还是等他来了再说吧。”

    听说契无忌要来,俩女皆是一愣,就听炎颜继续道:

    “你家少主明察秋毫,谁是奸细谁清白,到时候他自然会有公断。行了,念在你俩有伤在身,就暂且歇息在我这儿吧,左不过你家少主这几日就要到了。”

    说完,炎颜不再理会两个女子,径自往自己房间去了。

    毕承赶紧追过去。

    等到进了炎颜住的房间,毕承忍不住问:“契府那小子也要来么?之前没听师父您说过啊。”

    炎颜往临窗的茶席前一坐,顺手拿起店家准备的茶叶看了一眼:“他来不来我哪儿晓得。”

    毕承懵逼:“可是刚才您跟那俩姑娘说的……”

    炎颜:“诈唬人呗!她俩要真有一个是奸细,听说契无忌要来,那奸细一准儿着急上火。人一着急就容易乱方寸,露尾巴。就算没有奸细,也省得她俩打架惹事。”

    毕承满眼崇拜地看着自家师父,笑得又甜又殷勤:“还是师父聪明,我们这些人脑子搁一块儿都不如您这一个脑袋瓜子好使!”

    炎颜收拾起脸上的戏谑,黛眉微蹙吩咐:“你去把博承贤找来吧,他新收的那个徒弟可能出事了。”

    毕承诧异:“何几还没找着么?兴许出去逛街市去了,您先别急,再等等兴许人就回来了。”

    “我和桂叔已经找到何几失踪的缘故,他……”

    炎颜话还没说完,门外就传进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宗主?您平安带回商队太好啦!我刚才给您寻礼物去了,没来得及相迎,您看我给您带回来个啥……”

    话音落地,何几已经兴匆匆跑了进来。

    炎颜一脸吃惊。

    毕承一脸得意。

    毕承表情意思分明:师父您看我说啥来着,这家伙就是跑出去玩儿了,啥事儿没有。

    炎颜惊异的目光投向跑进来何几的同时,也看见了他怀里抱着的小动物。

    一见炎颜,何几就把怀里抱着的小动物双手捧着,献宝似得捧到炎颜的面前。

    咧嘴笑开满口白牙,何几显得挺兴奋:“宗主稀罕小妖,这是弟子专程抓来孝敬您的……”

    炎颜低头看向何几捧到自己当面的小兽。

    第一眼看上去,这小兽毛茸茸的确挺惹人喜欢。

    可是下一秒,就在小兽那双黑豆子似得圆眼睛,对上炎颜的目光的时候,原本正常的小兽突然嘴角向两边咧开,冲着炎颜呲出满口尖锐锋利的兽牙。

    笑了?

    笑了!

    娘的又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