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母星瞒着我们偷偷化形了 > 第六百二十一章 一团浆糊
    李沧左手边是巨足,右手边是杜牛亲生闺女刀妹,手里拎着大魔杖开始酝酿。

    “真不用我帮忙?”

    “我怕你一榔头锤死我!”

    “呵。”

    “呵呵。”

    这又不真的是什么精密的外科手术,准确一点说,应该叫做有组织有预谋的自残骗保,李沧抡起大魔杖反手将其尖锐的镰刀部凿在自个儿腰椎上,只听咔嚓一声脆响——

    “嘶~”

    “不是我扎的是自己, 你叫啥呢?”

    “我叫了吗?小伙子我只是敬你是条汉子,还有,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好像失禁了~”

    用较为干净的形容:这个应该叫做下肢瘫痪引起的并发症,是相当合理相当正常的表现。

    李沧看了眼大魔杖尖端的附着物,迅速调转枪头,用其尾端一家伙杵进巨足胸口, 血液飙射红白辉光乱舞,很快便恢复下肢知觉, 重新站了起来。

    “牛啊牛啊!”杜牛好像看到精彩表演一样海狗式鼓掌,然后背过身去:“瞄准点啊,成功了,我死,不成功,那死的可就是你了~”

    “那么,杜婶,再见!”

    大魔杖的镰刀刃咔嚓截断杜牛的脊椎,其上的附着物被带入体内。

    从外表看去,伤口处开始暴起一条条无规则的发散状血痕,几乎铺满杜牛的整个背部,紧接着,连接她身体的管道表面迅速开始干枯,一缕缕仿佛有生命般的猩红丝线犹如细长的虫子般由杜牛体内爆涌而出逆流溯源,并于管道中病毒式增殖,所过之处管道中的液体立时由绿莹莹的生动颜色染成可怖的、浑浊的猩红。

    李沧直到这时才真正把一颗心放回肚子里,默默思考着到底谁才更像个反派的问题,比起杜牛的诚实可靠自己简直就是个道德败坏疑神疑鬼的人渣...

    就如杜牛预先交代的一样。

    整个洞穴都在颤抖, 构成洞穴的那些根须触手发疯似的抽搐着、断裂、从四壁剥离,仿佛某种古老生物的嘶吼一样的声音在洞穴中回荡不止,脚下地面巨震,绽裂出一条条巨大的豁口。

    “‘它’要中断与我的连接了!就是现在!走!”

    杜牛的身体就像燃尽的纸张一般被撕裂、一寸寸的化成飞灰。

    杜牛是“它”的主机,过载烧掉主机必然会造成躯体停摆失控,整座由‘它’躯体物理硬连的空岛瞬间分崩离析,这个“重启”的过程彻底不受控的时间大约会持续3~5秒,而后“它”会做出什么应激反应、具体会发生什么杜牛并不知道...

    看看周围的情况,李沧大胆预测一下应该不会太平静。

    他们所在的这处洞穴也是杜牛预先选择的地点,一道巨大的裂缝刚好将洞穴整个撕裂,李沧没有丝毫犹豫,扛起刀妹本体扯着时刻都在崩坏断裂溶解的根系玩命往外爬。

    连蹦带跳,一秒三蹬。

    近百米的高度眨眼即过,李沧人已经出现在地表之上,距离从属者们的战场不足两公里。

    “跑!”

    其实不用他喊,是个人都知道遇见野岛解体该怎么做...

    刀妹区区半吨的重量并不能给李沧造成丝毫负担,他一路冲过战场,薅住老王的胳膊, 两条腿捯饬的比五档电风扇都快。

    “3...”

    “2...”

    “1...”

    契约消失!

    狗蛋大鲲鲲快尼玛给我滚过来啊啊啊...

    脚下的大地如波浪一般翻滚起来, 这时候即使再大的力量再强的身体也无济于事,骤然向四面八方喷涌的地质碎片直接把他掀飞到数百米高空,然后就是极为标准的抛物线。

    “500...”

    “450...”

    “400...”

    “握草沧老师你到底在数什么啊...”

    “不慌,只是数一数我们生命还剩的高度而已。”

    “???”

    低于轨道水平线500米后,大鲲鲲和邱狗蛋是下不来的,也就是说他们会一直保持自由落体姿态直到落叶归根...

    好在狗蛋和大鲲鲲不是邱小姐这货,对李沧的心灵指令唯命是从,持续翻滚中看到熟悉的蓝色和巨大的羽翼时,李沧终于松了一口气。

    “砰~”

    两人一尸外加邱小姐大尸兄在狗蛋的翅膀上滚成一团,姿势不太优雅,顺道还捎上了几个熟人。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们这么倒霉,直接被甩飞,有的家伙到现在还在碎片上跑酷呢,契约一消失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召唤命运仆从飞行异兽的,又次元口袋掏出飞行小组件的...

    李沧甚至都没给几个熟人客气一下的机会,直接把祝滢瑞典姑娘鸟嘴兄等熟人隔着上百米的高度丢回各自空岛,一叠声的大吼:“10倍速度,跑跑跑,给爷动起来!!”

    “现在?不搜刮一下...”

    “别他妈废话!”

    两座空岛噌的一下就蹿了出去。

    身后的巨大野岛此刻已经膨胀到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小,直径数十甚至可能达到上百公里,张牙舞爪的露出其内部密密麻麻的巨大根系以及阴影,巨大的地质碎片无一例外全部给束缚在根系尽头,那场面让李沧想到了向地球奔赴而来的赛博坦星球。

    下一刻,膨胀到让人以为随时可能爆炸或者分崩离析的野岛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突然静止不动。

    足足凝固了五秒钟左右,其内部的模糊阴影与根系蠕动着缓缓回缩。

    无数道妖异的绛紫色光环从中心点像四面八方波纹状横扫,数十座并未离开自认处于安全地带远远观望以及已经逃出十数公里距离的空岛啪的一下被这些光环打出强制驻泊状态,随回退的地质碎片再度被看不见的力场拉了回去,一如之前契约加身。

    “我,我草...”老王嘶嘶的吸着冷气,恶寒:“又给整回去了?”

    光环的覆盖范围极广,只有第一批毫不犹豫跟着李沧超速狂飙的二三十座空岛冲了出来。

    “沧老师?”

    “嗯?”

    “他们还能出来吗?”

    李沧想了想,觉得希望还是有的,毕竟“它”还需要一个或数个新的“杜牛”...

    “球的麻袋??”

    “我草你鬼叫啥呢,吓死老子了!”

    【杜牛:已经出去了对吧,那剩下的只能由我笑纳喽?】

    【沧:!】

    似曾相识的感觉...

    李沧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又他喵的被忽悠了,就像对恨小阿姨鬼火骑士团恨之入骨的那个狗东西当初忽悠自己一样!

    话说那死鬼叫什么玩意来着?

    算了,那不重要。

    只有两个人的临时聊天群组中,杜牛再一次发来消息。

    【杜牛: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它不会让我轻易死掉的】

    【杜牛:别搁那放飞脑洞了,老娘没骗你,事实上在那几秒钟马上丧失意识的时间里,我几乎以为自己已经成功了...】

    【杜牛:再见,希望再也不见,因为我已经没有可能再重复做一次现在做的事,它会修补这个漏洞】

    【杜牛:最后,照顾好我女儿!我姑且相信你的“人”品!有点良知!务必不要把我的女儿照顾进奇怪的场所或者家具上面去!你滴明白?!】

    随后的信息文字就只是一串串乱码,最后干脆连整个聊天群组都消失掉,这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事,李沧看得一脸懵逼!

    “它”...

    居然可以教祈愿界面做事?

    小币崽子你怎么搞的?

    你的后台呢?

    你的靠山呢?

    那个谁谁谁,俺亲爱的地球母亲祂老人家不要面子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