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零下千年之伏象传说 > 第32章 敤手成画
    第32章 敤手成画

    自从敤手来后,几人再筑了两间房供她居住。敤手聪慧而灵巧,时常忙着一块做这做那,针线活儿好,又烧得一手好菜,大家伙儿在一块很是热闹。

    大冬天里,妫重华、莫暄翮、赵南烛、扶仑、董嗣钦不但要打理好有虞部族的诸项事务,还要不时外出采集、渔猎,河里结上厚厚的冰层,他们就想办法在冰层上凿开一个个冰窟窿,让一尾尾鲜活的鲤鱼、草鱼、鲢鱼接二连三从冰层下窜跳出来,再用篾条或木叉串起带回去。或去打来原鸡、野兔、獾猪、果子狸、野山羊、麋鹿等野味,采摘些荠菜、蘑菇、木耳、蕨菜、青蒿、秋葵,日子倒是过得有滋有味。

    尤其晚上的时候,六人围住火堆,妫重华弹奏五弦琴、赵南烛弄剑、扶仑吹箫、莫暄翮起舞、董嗣钦飞梭、敤手唱歌,有诗有歌有酒有乾坤,真正是人生得知己,不亦乐乎!

    妫重华四个大男人一般不常进敤手的房间,唯莫暄翮喜与她嬉戏、玩闹,不多时便会去串门。见得只要其他人带了野味、野菜、鱼、陶器、日用品等回来,敤手都要或站在一旁看,或拿在手里仔细观察,闲时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许人去吵扰。莫暄翮还见敤手时常去采集些一品红、铁兰、水仙、红梅、长寿花、鸡冠花等花叶,或者偏红、黄色的泥巴,问她是做什么,她却笑嘻嘻地一闪而开,秀发在小脑袋后面一甩一甩的,忽就跑得没影儿了。询问妫重华,他笑了笑,“她呀,从小就喜欢这个,你去仔细看看就知道了!”

    一次,趁敤手不在房间,莫暄翮偷偷溜进去,这才仔细瞅看起来。以前不曾细看,“咦”,原来敤手偷偷在她房间的墙壁上、门户上东涂西抹,想是用手蘸着花叶的浆汁、泥巴,勾勒出各种动物、植物的形象,尤其跑跳自如的野牛野马野象,竟画得活灵活现,有神情有姿态,当真如要从墙壁上跃出来似的,栩栩如生。一回想,终于记起曾在古籍上看过,敤手就是图画的创造者呢。莫暄翮越看越是有兴致,不禁叫出了声,却听得背后“啊”一声,倒把她吓了一跳。

    原来莫暄翮背对着门在入神地观看墙壁上的画,不知什么时候敤手已经进了房间,“姐姐,你偷看!”敤手两只小手负在身后,做出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我哪只眼睛偷看了,我这是光明正大地看好不好!”莫暄翮反而朝敤手做鬼脸,“敤手妹妹,你画得这么好,为何还要瞒着我们呢,让大家一块儿欣赏你画的东西不是更好吗?”

    敤手垂下头,小大人一般叹口气,“我从小就特喜欢画画,可是爹娘和哥哥老嫌我弄脏墙壁,训斥我,唯有大哥一直说我画得好,鼓励我坚持下去,我在家也只敢偷偷地画,怕被爹娘发现挨骂画了又只能想办法擦掉。我也怕你们会不喜欢我把墙壁弄得太脏,所以只能关起门来自个儿画!”

    一听敤手这么说,莫暄翮笑了,用右手食指点了点她的额头,说道:“小丫头,这哪是弄脏墙壁,而是给这墙壁增辉添彩呢,反正我是很喜欢,而且我敢保证南烛、扶仑、大虾三位哥哥也一定会很喜欢的。以后呀,你就别藏着掖着了,想什么时候画,画些什么,都可以随处画,想画多少画多少!”

    “真的呀?”敤手晃晃两条清新马尾,神色天真而娇憨,别提有多高兴了。

    莫暄翮点点头,拉着敤手的手出来庭院,待妫重华四人回来,故作责怪起妫重华来,“都君,敤手妹妹画画得那么好,你也替她保密着,都不告诉我们,白让我们当你是好朋友了,真不够意思!”

    妫重华走到敤手跟前,轻揽着妹妹的腰,呵呵笑道:“我这不是等你们亲自去发现宝藏吗?要真觉得敤手画得好,以后咱家墙壁尽由她画去好了!”

    扶仑、赵南烛和董嗣钦一下来了兴致,“真的?怪不得小丫头有时鬼鬼祟祟像有什么事藏着呢,原来如此,呵呵,快让我们欣赏欣赏!”说着就迫不及待到敤手房间去看了。妫重华、莫暄翮也和敤手随着一起。

    “啧啧”,在赵南烛和扶仑安静欣赏敤手所作图画时,董嗣钦发出声来,“我这粗人虽然不懂画,但也是觉着画得很形象,真的很好,敤手妹妹,好样的”。

    见大家都这么夸她,敤手非常欢跃,瞥向赵南烛,“南烛哥哥,那你觉得我画得好吗?”

    “当然”,赵南烛看着莫暄翮,很爽朗地笑了。

    敤手的这一问赵南烛,神经本就偏大条的董嗣钦倒没觉出来,但妫重华、莫暄翮和扶仑却都心里一动,“难道这小丫头,喜欢上南烛了?”而赵南烛却似没有察觉一般,看不出表情的变化。

    而敤手一天真烂漫的小姑娘,竟不曾意识到自己小女儿情态的发问将自己的内心袒露无遗。

    “敤手,今年多大了?”莫暄翮突然问起来。

    敤手倚在妫重华身边,两只秀巧的小手各拨弄着自己的松疏马尾,俏皮地回答道,“十六岁啦!”

    “都快长成大姑娘了,来,先跟我一块儿去做饭吧,还有大虾,生火去!”莫暄翮牵着敤手就走出屋子。

    留下妫重华、赵南烛和扶仑看着墙壁上的画,妫重华略思索了一下,才欲言又止地说道:“南烛,我一直当敤手是小孩子家,这下看来她心里可是藏得有事了,哈哈”。

    赵南烛一怔,随即莞尔,佯作不知一般,“我看她是自己画的图得到大家的认可,开心罢了!”

    妫重华将手搭在赵南烛肩上,再轻轻叩了叩,呼口气,“算了,咱不谈这个,扶仑、南烛,咱去屋外走走!”

    大家见着敤手一天天地愈发亭亭美丽,画图的技巧也日渐成熟,莫暄翮四人都是两千年后的人,虽然他们因时代的不同并没有刻意把南越国先进的事物运用到这里来,但或多或少还是对敤手在绘画上有一些提点。从最初单纯的描摹动物、植物,到进一步绘出人物形象、场景,从静到动,从朴素到丰实,那时没有笔、纸、刀也没有砚、墨,就靠着双手用简单的花枝和有色泥巴作画。莫暄翮、扶仑帮着制作大块一点的竹片、木片、树皮供敤手使用,帮助她技艺的提高。

    可是,莫暄翮发现敤手开始边画画边走神起来,经常有若有所思的样子,尤其是赵南烛随着妫重华、董嗣钦一起出门时更明显,敤手会嘟着嘴陷入茫然中,当赵南烛回家时她会很欢喜,整张小脸上挂满烂漫的神色。她还会主动把自己画在树皮上的画给赵南烛看,让他品评。这些,大家都看在眼里,但见赵南烛神色如常,并无任何异样,便也不好多插嘴说什么。只互相间递个眼神,道敤手这小姑娘恰似情窦初开,心系赵南烛这样丰姿俊逸的男子,也属人间常事。

    有好些次,莫暄翮也想主动询问起敤手的心思,但又不知该如何说起,怕她还小,要是唐突了让小姑娘家羞涩窘迫却也不好,许是顺其自然为佳。毕竟,赵南烛表面淡然自若,心里是何反应大家也实难猜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