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修仙:从就职德鲁伊开始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化龙之宴 灵龙之血与龙珠(求订阅!求月票!)
    听到这里灵青顿时明白了个大概,果然仇飞白继续说道:“由于龙族的血脉特殊,可以融于万兽血脉之中,哪怕是人类也不例外。

    因此,他们便自身的血脉传播出去,让别人来帮自己纯炼血脉。

    又言称经过化龙池便能化作真龙。

    待那些体内蕴含龙族血脉的龙兽实力强大、血脉纯正之后。

    龙宫便召开盛宴,开放化龙池供这些龙兽化作真龙。

    不过在化龙池中化龙的成功率不足千分之一。

    除了极个别的幸运儿外,其他的都死在了化龙池里。

    这些龙兽死后,他们的精血魂魄会化作能量,经过化龙池的提纯供龙族享用。

    而潜心纯炼的龙族血脉也将被龙族吸收,提纯自身的血脉。

    这便是化龙宴的真面目。”

    “那不是还有成功……化龙……的吗……”李素的话音越来越低。

    他也不是傻子,自然想明白了这是为什么。

    若是一个都没有成功的话,又如何能引得众多龙兽趋之若鹜呢?

    而这些化为真龙的龙兽,也能使得龙族实力大大的提升。

    如此双赢,又何乐而不为呢?

    “想明白了吗?”仇飞白看着他道:“我也不知你出身龙鲤一族,如何就一心想着要去参加化龙宴?

    去黄河参加龙门盛会不好吗?”

    黄河龙门盛会,是禹王专门为鲤鱼一族开辟的通天之路。

    但凡能越过龙门者,便可一跃而成为天龙。

    虽说化龙艰难,但越不过去至少也不会丢了性命。

    “没什么,只是觉得龙宫近些罢了。”李素只是淡淡的道。

    想来也有其难以言说的原因。

    仇飞白也不去管他,只是笑着看向灵青道:“道长要去龙宫见识一番倒也无妨。

    当然若是道长不介意得罪龙宫的话,想来也能在化龙池中得到不少好处。

    不过我和龙宫有过节,实在是不好和道长一同前去。

    不如咱们就此作别,待回去之后,我定当和道长一同到特事部走一趟如何?”

    “也罢。”灵青闻言想了想,抬手打出一道符箓。

    仇飞白见状下意识的想要闪躲,不过没等他躲开,这符箓就已经落在身上。

    在检查了一遍自身,见自己身上并没有异常,他不由的看向灵青。

    “这符箓没有别的用处,只是在你身上做个标记,以便贫道能够找的到你。

    待登记过后,贫道自然会给你去了。”灵青说罢,又掏出一只青蚨虫交给他。

    “到时候你也可以以这只青蚨虫主动联系贫道。”

    他也不怕仇飞白一去不返,杳无音讯,他既然知道了,那便是在特事部留下了底了。

    让他亲自去一趟,也是表个态,以证自己清白。

    若是不去,虽说不会直接将他当做罪犯,但日后出了什么事,查出与他有干系,那便是首要怀疑对象。

    “好吧。”仇飞白暗自叹了口气,将青蚨虫接了过来收好。

    他也明白这个道理,再说还有一个符箓留在自己身上呢,他又看不出什么区别,如何能逃得过?

    然后又看向被灵青制住的骨龙、冥龙和血龙,搓了搓手问道:“不知道长可否将我这化身还给我?”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枚玉瓶,一颗破碎的珠子,一枚红色海螺。

    “当然,贸然搅扰道长也是我的不对。

    为表我歉意,这些东西便送于道长以示赔偿。”

    灵青一拂手中拂尘,三样东西飞到自己面前案几上。

    那红色海螺里的倒也没什么,大多是仇飞白平日里收集的一些材料和在这副本中积攒的珠币之类。

    里面对他最有用的也不过是一些凶兽的血液罢了。

    至于那玉瓶里装的却是太古灵龙之血。

    这头被仇飞白扒皮拆骨炼作分身的神龙,乃是一次偶然机会所得。

    当时它与敌人同归于尽,刚死没多久,因此这留下的血液

    虽说绝大部分的龙血都被他炼作了血龙,但之前也留下了一些以备后用。

    他先前见灵青检查骨龙的骨腔,就知道他应该是对这灵龙之血感兴趣。

    灵青看到此处倒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神龙血放到别人那里,不过是要么用来炼丹,要么用来炼法。

    而他却可以野性之道将其收录成野性模板。

    于他来说这实用性与价值却要大大增强。

    将其放在案几上,又随意的拿起那颗几欲破碎的珠子。

    “嗯?神龙龙珠?!”刚一拿在手中,灵青便觉有些不对。

    他先前便看出这是一颗龙珠,但见其异象不显,他还以为不过是仇飞白斩杀龙宫太子所得的那颗。

    谁知竟然是是出自太古灵龙的那颗。

    只是其破碎的太过厉害,里面的能量几乎流逝殆尽,只余一股奇特的能量维持着,使其不会碎成渣滓。

    灵青有些意外的看向仇飞白。

    他虽也没打算将手中三具神龙化身白白的送还给仇飞白,毕竟终归是他先招惹自己在先。

    总要给个说法,才能交代的过去。

    但他若是以神龙之血和那颗龙宫太子的龙珠做交换,灵青也没有不答应的。

    毕竟他也没什么太大的损失,又不可能随意的杀了他,只是需个由头遮拦过去。

    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如此舍得。

    不过仇飞白也不知他心中所想,还以为灵青是嫌弃龙珠破损太过厉害。

    忙解释道:“这珠子乃是一头太古灵龙的龙珠。

    别看这颗龙珠就几近破碎了,但也有其威能。

    若是长时间携带在身上,便能够纯化血脉、体魄与法力。”

    这颗龙珠在他得到之处,就已经成了这般模样。

    他虽用尽了办法也没能将其修复好,也无法将其炼作化身,但也一直当做宝贝一样珍藏着。

    只是现在自己三尊化身都在灵青手中,不下血本,又如何能让他将自己的化身还回来呢?

    因此,仇飞白虽然心中滴血,但也只好忍痛将其拿出来了。

    灵青听他如此说倒也没有推辞,将东西收了后便将三尊化身还给了仇飞白。

    仇飞白一晃身将三尊化身收了起来,检查了一番五尊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