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拐个大佬当打手 > 第148章 炸毛的吴桐
    第148章 炸毛的吴桐

    第151章炸毛的吴桐

    这位贺处长,真的是……丝毫不知道什么叫做社交恐惧症。

    “怎么会……”

    商诩再次伸手,一把将自家老大的话,又拍了回去。

    再让老大说下去,大家都能去吃晚饭了。

    “调查组商诩,接下来几天希望大家多多照顾,也希望案件能早日攻破,还死者一个公道。”

    “我……我叫林鸿,请各位前辈多多照顾,有什么事情,都能找我的。”

    林鸿还是第一次见贺无言时,那唯唯诺诺的模样,说话都不敢看人眼睛的,一段话完毕,小脸一片通红。

    大大咧咧的贺无言是社交牛逼症,这位小新人,就是社交恐惧症患者。

    “吴桐。”

    一直站在贺无言身后,身高格外吸引人的吴桐,丢出两个字,就闭嘴不再多说话。

    他就是一个保镖,查案什么的,他不懂。

    相互介绍一番,叶妍将案件照片一张张翻出,将现在了解到到案件经过,大致讲了一下。

    “10月10号,昨天早上七点五十六分,第一名死者李艳从朔华高校教学楼楼顶,七楼掉下,头着地当场死亡。”

    大荧幕上,红色、白色掺杂在一起,粘稠模糊一片。

    “第一名死者刚落地,第二名死者宋陌陌跳下,与地上挣扎过程中被第三名死者黄姜的身体砸中,宋陌陌当场死亡,黄姜在抢救过程中于八点十一分死亡,第四名死者赵茗跳下,在救护车到来之前身亡。由于高校已经结束放假开学,这一幕被来上课的学生,用手机拍摄了下来。”

    照片过后,是一段筛选过后最为清晰、角度最好的视频。

    吧嗒一声,就是一条生命逝去。

    生命在这一分钟之中,是如此的脆弱。

    “老子都和你说了吧,跳楼要是不当场死亡,很痛的。”

    最后,第三第四名死者在临死前的挣扎,发出的低低呜咽声,看得人心疼不已。

    贺无言看到这里,微微侧头,低声想要跟吴桐将昨天早上的对话,继续下去。

    “无言,昨天早上为什么做西红柿拌面?”

    吴桐已经能确定,贺无言是在整自己。

    一早上练完刀法,贺无言就捧着手机在吃瓜,甚至看了在网上流传的裁剪出来的视频,实在是让人想不通,看着这样的视频,贺无言是怎么切西红柿、做西红柿酱、搅西红柿拌面的。

    “冰箱里的西红柿太多,再放下去就要坏了。”

    贺无言摊手,脸上露出有些浮夸的疑惑表情,似乎在说——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但那有一点点的超度表情控制,让吴桐知道,贺无言就是故意的,报复什么?或许是在报复自己在教刀法时,比较严苛?

    商诩低头正在翻看,毛淙泽连夜赶出的尸检报告,一心三用,可越关注老大和吴桐的窃窃私语,越想把自家老大轰出办公室。

    这种时候,你们居然在讨论西红柿?拌面?

    “通过监控,可以看到早上七点四十分,四名死者是自己走上楼顶的。”

    叶妍调出他们刚从学校拿到手的监控视频。

    楼梯间的监控,清晰的记载下来,四名死者在没有任何人跟踪、威胁的情况下,自己走上教学楼楼顶。

    唯一特殊的是,第一名死者手里的手,似乎正在通话过程中。

    “能查到最后一通电话的对象是谁?”

    死前的最后一通电话,或许……就是电话另一头的人,在诱导或者威胁四名死者跳楼自杀。

    贺无言收回西红柿能做什么菜肴的窃窃私语,将注意力重新转回正题上。

    “正在查,手机跟着掉下,要先确认手机的主人,需要点时间。”

    在等待调查组来到时,晏渊已经看过监控,自然也注意到通话的手机。

    不过,想要查找还需要一些时间。

    “初步调查呢?”

    路烨接收到自家队长的示意,连忙翻动自己正在书写的笔记本,往前三四页停下。

    “初步跟其老师了解过,四名死者相互认识,关系极好,成绩中上,没有任何的学业繁重情况。跟四名死者的舍友询问过,四名死者关系好,做什么都在一起,很少回宿舍,不太相熟,唯一有用的信息就是,四名死者都在话剧社,她们也是在话剧社认识的。”

    贺无言听完,眨眨眼,转头看向还在翻报告的商诩。

    “商诩诩,你怎么看?”

    “我能看看尸体吗?”

    商诩询问出声,无视想赶走的老大,直接看向晏渊、毛淙泽,提出自己的意见。

    停尸间,贺无言在门口瞄了一眼,就不感兴趣的溜到走廊。商诩单独跟着毛淙泽进入停尸间,再次查看尸体。

    对于毛淙泽的职业能力,商诩没有任何质疑的意思,他要看的是,尸体身上有没有被下了邪术的迹象。至于不感兴趣的贺无言?魂魄没看见,还能如何?总不能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招魂吧。

    “你怎么看?”

    贺无言等着太闲,吴桐现在一句话都不肯接,看来是惹毛了。溜一圈下来,干脆来打扰看着气场很大、生人勿进的重案组晏渊。

    “四个人同时跳楼自杀,要么她们经历了什么非人的经历,要么她们被人胁迫。前者,我们要为死者主持一个公道,后者,我们要让死者安心,找出幕后黑手。”

    讲完自己的想法,晏渊看着贺无言,等着对面男人也讲一讲他的想法。

    贺无言听完,脸上露出一抹诡异或者说是深不可测的笑容。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被人胁迫,或许她们……”

    话未完,一阵哭闹声,打断了这边的对话。

    “陌儿……我的陌儿!你这让我……以后怎么办呀!”

    半黑半白的头发,此刻似乎都要全白,悲伤、绝望,充斥在布满皱纹的脸上,中年妇人跪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身侧,还穿着沾满泥土的工作服中年大叔,唉声叹气,想要去扶自己的妻子,却也忍不住,泪水无声的落下。

    两个女警过去安抚死者家属,叶妍翻看死者家属档案,很快解答了两位上司的疑惑。

    “是宋陌陌的父母,在外地工作,案发后立刻联系了他们,连夜赶来的。”

    话语中,带着几分悲意。

    或许是天意弄人,死者的家属差不多都在这时赶到。

    晏渊不太习惯安抚家属这种事情,让叶妍带着几个比较亲和的人过去,至少也要去休息坐着,别在冰冷的走廊。回过头,就见贺无言还站在原地摸着下巴,丝毫没有被那些亲属的哭声,影响到。

    这人……到底是过于专心?还是太过冷漠?

    “晏队,劳烦一下,能看下死者父母的档案吗?”

    等商诩从停尸间出来,就见贺无言正快速翻看一沓资料。

    这是……看出什么了?

    “商诩诩,死者衣服饰品,大概多少钱?”

    案发现场的照片,鲜血实在是太多,吸引了人们的全部注意力,却没有人去注意死者的衣物。

    想把结果汇报的商诩,将话吞回肚子,眼前快速飞掠过,被保存下来被鲜血染色的破衣服、残碎的饰品。

    “四位数,不算大牌子,却也不便宜。第一名死者宋陌陌的手上,手表……看残碎的壳,JAEGER-LECOULTRE约会系列,价值……”

    “八万到十二万之间,全新的需要十一万八千。”

    贺无言接口,清晰的报出价码。

    商诩回望贺无言,一脸茫然,反问。

    “这有什么问题?”

    “看来老子是把你们养得太肥。”

    红色的十字路口,跳到脑顶。

    贺无言大怒的同时,也不得不反思,是不是自己把六处队员养得太好,看看这……十几万的手表,戴在一个女大学生的手上,再看其家境……居然还没看出什么。

    “宋陌陌的父母,在外地打工,父亲是建筑工地的员工、母亲是做保姆。即便他们一年的收入,不吃不喝加起来,也买不起这么一块手表。”

    晏渊在贺无言询问衣物饰品价码时,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由于尸体一跃而下,现场鲜血实在是太吸引人的注意力,对于死者的衣物,还真的没有多少人注意。

    细想,刚才看到哭闹的家属,都没有一位是家财万贯的富一代,怎么可能供养出一身名牌的孩子?

    “叶妍,联系信息部,查一下死者的经济财务状况。”

    刚忙回来的叶妍,还没来得及说下死者父母的悲伤,就被晏渊派去信息部忙活。

    “现在的调查方向,一、被害者的财务、资金来源;二、被害者死亡前,在与谁联系。”

    贺无言整理了一下思路,竖起两根手指头。

    晏渊点头,这也是他的意思。

    “嗯,我们再去一趟案发现场,询问着重点在被害者的私生活、财务上。另一边,叶妍在盯着信息部,一有消息就会通知我们。”

    对于再走一趟,贺无言没啥意见。

    商量一下,商诩、路烨留下等被害者的父母情绪平复下来,做一次简单的询问。贺无言、吴桐、晏渊三人赶往高校。

    “你这身高,好吸引人。”

    想着去学校,贺无言将目光转移到吴桐两米多一点的身高上,继续在死亡线上左右跳动、外加蹦迪。

    “你四舍五入法也是两米。”

    不知道为什么,贺无言这两天一直在膈应自己,吴桐有一点点忍不住,或许是被感染的吧,不由自主怼了回去。

    贺无言哪里能想到,好好一个大酷哥,居然也学会了毒嘴。

    “老子是基因。”

    “没看出来,按照基因来说,你应该跟贺局……”

    贺局跟贺无言是一个辈分,关系还挺近,按年龄来算贺无言给叫贺局一声大哥。若是家族基因,贺无言应该是一米七多的身高再配上三位数的体重,嗯……不止是三位数,还是三开头的体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