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三国:我能看到读者评论 > 第二十章 这就是门阀
    东汉末年,一场黄巾起义之后地方上的中小型豪强几乎都被洗了个干干净净,然而对于那些大豪强来说却又是天赐良机。

    黔首百姓和小型的地主豪强为求自保,要么就委身从了贼寇,事后被反扑来的官军杀了个干干净净,要么,就只能托庇于那些顶级的大豪强了。

    却是使得原本就已成跨州连郡之势的大豪强俨然发展成了官府根本管束不了的庞然大物,而如果这样的大豪强再有一个类似两千石的身份,家中再出那么几个文学大儒,却是很容易就从豪强世族进化成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庞然大物:门阀了。

    比如这号称冀州首富之家的甄氏,就可以说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名有名,大军路过无极县,却是无论如何也要停下来拜访一番的了。

    而这甄氏倒也懂事,知道他们的大军要来,却是早早的就在城外备好了二十多口大大的陶瓷大瓮,里面咕嘟咕嘟煮着香气扑鼻的粟米稠粥,以做劳军之用。

    为首一青年才俊之人更是带着一大群赤膊上身的精壮男子,见刘和与麴义到来,立马就齐齐锤起了大鼓,咚咚恰,咚咚恰,当真是锣鼓喧天,好不热闹。

    刘和见状哈哈大笑:“仲升兄,一别多年,你这鼓技还是如此的出色啊,别来无恙乎?”

    来者自然便是这甄氏年青一代的翘楚甄俨了,此人早年间曾在何进的府上做事,与刘和倒也有过数面之缘,虽然不熟,但也勉强算是能说得上话的朋友。

    甄俨见这刘和居然还记得自己,自然是喜不自胜,连忙道:“听闻公子您率领大军路过无极县,却是无论如何也要尽一尽这地主之谊的。我已经命人在城外准备了粥饭供应将士们享用,并一并准备了粮谷三万斛捐作军需,城中则特意命人准备了牛肉和好酒,公子,麴将军,还有诸公,请。”

    “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说罢,刘和翻身下马,一副与这甄俨非常熟络的样子,却是惹得麴义不自觉地就重重冷哼了一声。

    心可真够脏的,前些天还和成廉商量着要劫掠这甄家劫富济贫,今日却装出了一副至交好友的样子。

    呸啊,这些玩笔杆子的人,心都脏。

    反正这心里活动要是让刘和听到的话肯定会挺莫名其妙的。

    大家都是场面人,人家给了面子亲自迎接,自己给个面子给人家一个笑脸,这种哪怕是背地里恨不得一刀捅死你但表面上大家都是好同僚的功夫难道不是官场之上的基本功么?

    然而甄俨听了麴义这一声冷哼,自然不知道麴义哼的是刘和的两面三刀,还以为哼的是自己,忍不住小声问刘和道:“这麴将军……莫非是对我甄家有什么不满么?”

    刘和闻言心中一动,若有所思,却是在表面上装出了一副不以为然地样子道:“不必管他,一个西凉鄙夫罢了。”

    “哦~”甄俨心中了然,看来这刘和与麴义的关系已经恶劣到不避人的地步了。

    再回头看向麴义,麴义当然也听到了刘和骂他,虽然明知道这又是在外人面前演戏的手段,但谁无缘无故的被骂会有好脸色呢?

    况且正所谓打人不打脸,西凉鄙夫这四个字,那真的是麴义永远的痛,因此这会儿的脸色已经犹如蘸了锅底灰的鞋拔子一样难看了。

    “哼哼!那也比某些只知道纸上谈兵的大汉皇亲要强!”

    类似的吵架他们已经有过好多次了,麴义自然是张嘴就来,而其他如鲜于辅、张郃等部将对此却也都是见怪不怪了。

    甄俨却是忍不住更加心惊了,暗道,以两人如此的身份,居然不惜当众互相对骂,分明是已经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了啊。

    眼珠滴溜溜一转,却是很快就确定了自己的立场。

    回过头来冲着麴义抱拳一礼道:“麴将军,此地毕竟是我无极县内,我家小妹不日就要嫁与袁车骑的二公子为妻,还请将军您给我这个主人一点颜面,不要弄得大家都下不来台了。刘公子,里面请。”

    分明是坚定地站在刘和的这边了。

    理由么,也很简单,一来他与刘和此前在洛阳的时候有过数面之缘,总比第一次见面的麴义更加熟悉一点。

    二来么,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他们甄家马上就是要和袁绍结成亲家的人了,麴义这种凉州鄙夫,在别人眼里或许是河北第一名将,但在他们的眼里,却也不过是袁绍所圈养的鹰犬,他所带的兵马本质上全都是袁绍的兵,得罪了就得罪了,又能如何?

    刘和就不一样了,听说此人已经尽收幽州军心,包括幽州境内的乌恒以及杂胡,这些人战后肯定是要回幽州的,就算刘和同样在名义上也是袁绍手下,但乌恒粗鲁野蛮,中山又地处幽冀之交,万一这乌桓人跑到中山来劫掠来怎么办?要知道现如今大半个中山国,都是他们甄家的。

    麴义打仗再如何的猛,终究是个鄙夫,如何比得上刘和这个继承了刘虞名望的大汉宗亲呢?若能与他处好关系,将来家里有人想要出仕的话,找这刘和帮着吹嘘一番,不就很自然的成为“天下闻名”的名士了么?

    麴义于他们家这个袁绍的亲家来说又有什么用呢?

    反正吧,麴义见状就挺无语的。

    谁是好人谁是坏人都分不清,鼻子上那俩窟窿眼留着出气的么?

    刘和却自然是喜笑颜开,当即与这甄俨把臂而行,缓缓入城去了。

    如此看不清天下形势的蠢材,你不死谁死?

    当真以为这天下还是那十余年前礼乐未崩的天下么?

    所谓天下事兵强马壮者为之,刘和本人看得比谁都清楚,名声,在这个天下终究是要越来越不值钱的,之所以自己这一身名望还好用,不过只是这四百年大汉的惯性使然而已,却是一定要趁早的赶紧将这份名望兑换成实实在在的兵马钱粮才是要紧事,如果有的选的话,他还真巴不得与这麴义换换身份易地而处呢。

    这么简单的道理甄俨偏偏就是不明白,仗着自家即将要与袁绍成为亲家,为了争取刘和的好感却是愈发的反而对麴义冷淡了,反而在刘和为他引荐了张郃之后,对这位冀州本地的地头蛇将领格外的客气了许多,甚至还问这张郃是否婚配什么的。

    让麴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成廉在一旁伪装成亲卫跟在麴义身边,忍不住打趣道:“你瞅他来气不?我看着都想弄死他。”

    “哼。”

    麴义冷哼一声没搭理他。

    入城吃席之时,那甄俨安排刘和坐在上首,麴义坐在下手那就更别提了,当然这倒是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毕竟表面上的地位刘和确实是远高于麴义,然而那甄俨却是悄悄地对着刘和耳语道:“公子且看,今日吾必然帮你落这凉州鄙夫的颜面。”

    刘和一愣,心想着,你这不是已经都落了么?

    还不等反应过来,就见那甄俨哈哈大笑着端起酒杯道:“听说你们凉州边地人都是善饮之人啊,麴将军,来,我敬你一杯。”

    麴义勉强憋着气喝了。

    “小蝶啊,你不是一直说你崇拜麴将军这般英雄么?还不去敬一杯酒?”

    麴义眉头大皱,就见一婀娜多姿,长相漂亮的歌姬怯生生地跑到麴义这桌来给麴义敬酒。

    却是真的把麴义给惹火了。

    给你脸了是吧!

    让你们家侍妾来灌我的酒?

    不就是你妹要当袁绍儿媳妇么?又不是要去当袁绍他妈!

    却是勉强保持着最后的一丝理智将酒碗轻轻摔在了酒桌之上,道:“行军途中,不便多饮,我看今日,就这样吧。”

    哪知道甄俨却骂了一句:“没用的东西,敬个酒都敬不好,害我在麴将军与刘公子面前丢人现眼。”

    然后,却是突兀的取下身后的一把大弓,就在这酒席之上弯弓搭箭,在一众宾客目瞪口呆的表情之中,嗖得一箭,正中那名侍妾胸口,竟是给当场射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