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我在诡异轮回里当影帝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宣布个事(二更)
    (这本书写到这里,简单聊两句。

    质疑的声音一直都有,当然,大部分都是喷开头那几章,还有就是主角身体构造问题。确实,当时决定把主角身体写反,也是灵机一动,只是为了突出灵异文诡异的特点,并没有仔细想过生物学上的合理性问题。以至于许多人质疑,主角身体既然是反的,怎么吃饭喝水,坐下等等。

    得承认,这一点作者确实处理得不尽如人意,可作者也是第一次当作者啊!不足之处确实只能尽量避免啊!想必能看到这里的,都是可以忽略掉这一点不合理性的读者。

    作者一直以为,写小说就是讲故事,故事精彩,好看,才能吸引读者。所以在塑造人物方面,作者并没有投入过多的心力,造成人物形象略微苍白无力,这也是最近才逐渐意识到了的事。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作者会在保持故事精彩程度的基础上,加大对人物形象刻画的力度,争取写出几个能让大家记得住的角色。

    作者兼职写书,更新较慢,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资本家不给咱喘口气呢!但是更新几个月时间以来,没有一天断更过,请假的情况也都没有出现过一次,至少这一点还是值得表扬的吧?

    不过还是希望喜欢这个故事的读者,能够多多投票,支持一下,这也是一种对作者的精神鼓舞,给作者打鸡血,让更新翻倍吧!)

    ……

    既然这次副本任务对于献祭人数没有硬性要求,只要符合【九层地狱】的规则,不就可以了?

    方宇望着下面这几位围观者,嘴角轻轻上扬,挤出一抹残忍而又邪恶的笑容。

    除却自己,和已经死掉的人,这次旅行团的幸存者,还剩下10个。

    让他们自相残杀不就好了?5杀5,活下来的5人,不都符合“刀山地狱”的献祭要求了?干嘛还要冒着风险,去献祭自己呢?

    这个想法确实够刁钻,若不是方宇在献祭自己地过程中,这几个铁憨憨突然跑来围观,也不会让他脑中蓦地涌起这个大胆的念头。

    李木星虽然聪明,但还是欠了一点。

    她和方宇的不同之处在于,她还是个人。

    所以始终摆脱不了作为人的思考方式。心中无形的道德枷锁,虽说在她进入【诡异轮回】世界后,已然开始松动,但是说到底,她还是没有像方宇这样,几乎泯灭了人性。

    误杀闵淑芬,还能让她产生一定程度的负罪感,因而对方宇的欺骗有着嗔怒。也许连她自己都未曾意识到,这其实就是她深入骨髓的道德在起作用。即便她也曾告诫过自己,想在【诡异轮回】这样残酷的世界生存下去,必须放弃心中的道德律,必须冷酷无情,杀伐果断,然而从小到大培养起来的道德观,又怎么可能说抹去就能立即抹干净的呢?

    反观方宇,他就没有这方面的心理负担。

    他虽然也不会去滥杀无辜,但这并非心中的道德束缚,而是因为,滥杀无辜对他毫无意义。

    这就好比一个正常且心智成熟的人类,不会无缘无故地去杀死一只蚂蚁,因为这对他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倘若这只蚂蚁偷食了他的午餐,或者爬到他身上咬了他一口,那这个人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捻死这只蚂蚁,心理上却不会有任何的负疚感。

    在方宇的眼中,这些副本世界的原住民,对他而言,可能连蚂蚁都算不上,捻死他们,或是逼迫他们互相残杀,方宇并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妥。

    这一切,完全是因为他那【古怪的身体】对心智所造成的严重污染。人性的光辉虽然并没有彻底的泯灭,但也只是如同流星那般,在方宇逐渐迷失的头脑宇宙中一闪而过。

    李木星没有想到这个方法,并不是因为她智力不如方宇,而是由于他们两个人的思考方式,迥然不同。

    智力有高低之分,但思维方式却是有各自的局限性。

    方宇作出决定,随即一跃而下,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他却面带迷之微笑:

    “走,召集大家,在酒店集合!我有离开的办法了……”

    方宇谎话张嘴就来。

    黄毛张有志一众人,被他怪异的言行举止吓得够呛,都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却又被方宇的话深深吸引了。

    毕竟逃离这座岛屿,都是他们眼下热切盼望的。

    “什,什么办法?”

    张有志咽了咽口水,鼓着眼睛,激动地道。

    方宇却卖起了关子,指着现场三具惨不忍睹的尸体道:

    “这岛上……有鬼……”

    几人闻言悚然一惊,都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觑。

    要是昨天刚上岛那会,有人跳出来说这岛上闹鬼,那肯定会被张有志喷死。

    要知道,他可是个唯物主义者!对于神神鬼鬼那套东西,完全秉持一种轻蔑戏谑的态度。

    什么鬼?自从手机普及以后,为什么闹鬼的传闻就大幅度减少了呢?还不是因为拍照片和录视频更方便了!要是声称自己遭遇了灵异事件,肯定会有人跳出来喷你:证据呢?你不是有手机么?咋连张照片都没拍下?什么?因为当时太害怕所以忘了?骗鬼呢!没有图你说个卵啊?

    可是,在亲身经历了这恐怖的一夜,在目睹好几起离奇死亡的真实案例之后,他们那无神论的头脑,都不禁有些动摇了:这一切,真的是人干得事?把人挂在那刀山上?这怎么办得到?

    看到他们半信半疑的样子,方宇趁热打铁,以专业演员的素质,变换出一副惊恐万状的表情:

    “我刚才,可能被鬼附身了……”

    “差,差点自杀,要不是你们及时过来,叫醒了我……我现在恐怕已经死了……”

    方宇接着又给他们讲起了这座岛上的一些诡异传说,当年倭国战败,许多怀着极大怨气的鬼子们在这座岛上剖腹自尽,因此这座岛一直都被一种诡异的氛围所笼罩着。

    方宇越编越来劲:

    “你们都看见,我和导游走得比较近,昨天在船上,他给我讲过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消息,说这个岛在开发之初,死了3个工人……”

    “其中一个被发现在楼顶泳池,死状和昨晚我们看到的孟镁钰一模一样!还有一个,在拆钢架的时候不小心跌落,身体直接被一根半空中的钢筋贯穿,死状和我们现在看到的差不多……”

    “那最后一个,死得更离奇,就在自己房间里,被处以极刑……就跟闵淑芬她老公……方建军的死状一模一样!”

    “导游当时给我说起这个,我还不相信,只是当个笑话听呢,可是经过这一夜,我……”

    眼看几人被唬得一愣一愣的,方宇又添了把火,鼓着眼睛,压低嗓门道:

    “我们赶紧回酒店,大家待在一起,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宣布……”

    “什,什么事?”

    张有志战战兢兢地问道。

    方宇却不作声,闷头就往外面冲。

    几人的好奇心完全被方宇吊起来了,况且,他们现在真的很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全都下意识地跟着方宇,朝酒店方向跑了回去。

    回到酒店,方宇将所有的幸存者全部召集起来,又把刚才讲给张有志他们听的那套关于鬼神的说辞,重复一遍。

    人多嘴杂,想法各一,质疑的声音当然也有不少。不过方宇并不在乎,他只是像个领导那样,抬起双手,往下压了压,清清嗓子嚷道:

    “静一静!大家静一静……接下来,我宣布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