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港综大赢家雷万霆 > 第一百四十三章:别墅区海葬馆
    两天之后。

    明大集团位于中环的大厦。

    明大主席叶孝礼仰靠坐在老板椅上,巨大办公桌对面,他的三个儿子也尽皆在场。

    “荣晋,现在怎么样,那个阮利来有没有找过你?”

    叶孝礼的声线很浑厚,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大公子叶荣晋摇头,老实话道:“爸, 没有啊,我听你吩咐,这几天每天都待在办公室没出去过,可是没接到过任何电话,也没有人上门找过我。”

    “哦?”

    叶孝礼对于这个答案,有一些意外,眉头微皱起来。

    或许是看老父亲皱眉, 二公子叶荣毅很会拍马屁,话语道:

    “爸,你这招真厉害,施工遮店,就算那个姓阮的再开多少家纸扎铺也没用啦,都看不见。”

    三公子叶荣亨为人老实,听着二哥的话,并不太认可道:

    “可是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啊,我们总不能永久施工吧?”

    “如果只是恶心我们明大,那一定有所求,现在我出手,就是给他机会找我们谈。”

    叶孝礼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儿子,教导话道:“遮住他的店,就是告诉他,我已经注意到这件事了。”

    “台阶我给了,他没找上门,倒是奇怪啊。”

    说到这里,叶孝礼突然问道:“荣亨,我让你去查那个姓阮的, 查得怎么样?”

    “很神秘,没什么消息。”

    叶荣亨摇了摇头,老实答道:“我请了好几个私家侦探,都没查到他在加拿大做过些什么,他好像根本没在加拿大做过生意,公司注册人、股东,都没有他的名字。”

    “不是生意人?”

    叶孝礼何其精明,一听这话,立马吩咐道:“换个思路查,查职员,再不行就查古惑仔,他只要出来做过事,我就不信没有一点线索留下。”

    “是,爸爸。”

    叶荣亨应命,打算之后便吩咐私家侦探。

    “爸,花费那么大的人力物力,就查一个阮利来,有这个必要吗?”二公子叶荣毅不解, 问话道。

    “知己知彼, 才能百战百胜, 这个阮利来不可能无故找我们明大的麻烦。”

    叶孝礼教导着儿子们, 话语道:“他是什么人,背后又有没有人,这些我都要清楚。”

    “解决一个阮利来,没什么难度,可是要是不把事情搞清楚,还会有很多个阮利来冒出来。”

    “嗯!”

    三位公子受教点头,大公子叶荣晋突然提出道:“爸,你说会不会是霍景良搞的鬼?”

    “这种卑鄙恶心的手段,很像是他的手法啊。”

    “不是没可能。“叶孝礼听到霍景良的名字,脸色一点都不好看。

    这些年他被霍景良恶心坏了,明的,暗的,白的,黑的,被找过无数的麻烦。

    要不是他这幅老骨头还算罩得住,早被对方搞垮了。

    就在叶家父子讨论这件事的幕后黑手之际,一名五十岁左右的西装男人闯进了办公室。

    他手上拿着一盘录像带,进门之后都不等叶孝礼开口,着急道:“叶先生,出事了!”

    “什么事?”叶孝礼也没在意手下人突然闯入,严肃问道。

    那名手下应该也是叶孝礼的老臣子,几步走到录像机的位置,将录像带放入,这才解释道:

    “叶先生,这是东方电视台不久之前刚刚播放的节目,主角是那个姓阮的。”

    “哦?”

    听手下这么一说,叶孝礼与三位公子都来了兴趣,齐齐看向电视机。

    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我们东方电视台专门为各位朋友推出一款特别节目,阴阳与风水。

    电视机内,首先便是一位长相妩媚,青春靓丽的主持人开始的个人秀。

    慢慢的,节目进入正题,不少“风水大师”、“巫婆神棍”,都开始接受采访。

    看了好一会儿,叶家父子都没看出什么东西,就听电视里面宣传迷信了。

    不得不说,这破节目还真是用了心思的,说法一套接着一套,怎么样烧纸,什么月份拜神,无不有一套说辞。

    听起来吧,还挺有道理。

    问题是叶孝礼父子对这些东西并没兴趣啊。

    所幸,这个节目不算太长,十几分钟之后,就到了尾声。

    而尾声时,电视里出现了一个他们都不想见到的人:金丝眼镜,笑眯眯的胖胖中年人。

    那中年人倒也简单,充满激情的讲解了一番他对风水命理的看法,最后给了一个结论。

    结论其实老掉牙,也就是“先人福泽后人”之说。

    先人的后事,重中之重,关系到后人的方方面面,一点不能马虎。

    为此,那中年人特别推出了两个项目,分别是土葬与海葬一条龙。

    土葬怎么样,电视里面没说,可是海葬服务却说得很仔细。

    人家的店都已经开起来了,还是一个占地极大,像展览馆一样的地方,浅水湾海葬馆。

    叶家父子一眼就认出,那什么狗屁海葬馆的位置,就在他们明大所修建的别墅区下面。

    简单来说,要去他们明大别墅区,就得经过海葬馆。

    “扑你阿母啊………”

    不等电视节目放完,叶孝礼脸色大变,并非潮州人的他,连潮州话都出来了,可想而知他此时的心情。

    如果说明大其他住宅楼,他还不是特别在意的话,可现在关系到明大修建的别墅楼,他就不能不在意了。

    普通住宅楼,针对的客户只是普通人,而别墅区,全是卖给有钱人的。

    即便是明大集团,也不能一下得罪那么多有钱人啊。

    人家不会找海葬馆麻烦,却是一定会让明大集团负责处理这件事,毕竟谁让你是开发商呢。

    你弄个别墅区在海葬馆上面,这不诅咒人嘛。

    “妈的,我带人砸了他店。”

    大公子叶荣晋嚣张惯了,也不知道多久没遇到过这种事,豁然起身,暴怒着就要出门。

    而此时,二公子与三公子亦满脸怒色。

    连最老实的三公子叶荣亨,都没有叫住自己大哥,怒火之盛,可想而知。

    “荣晋,给我站住。”

    依旧还是老父亲叶孝礼,大声叫住叶荣晋。

    叶荣晋不服,以同样大的声线吼道:

    “爸,现在别人都骑到我们头上啦,再不做事,外面人都会以为我们明大好欺负的。”

    “这件事一眼就能看出,就是针对我们明大来的。”

    “那个姓阮王八蛋,我现在去抓了他,拷问出到底是谁在搞鬼………”

    叶孝礼此时也非常生气,见儿子还朝自己吼,顺势就发泄道: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你当香江警察都是傻子?”

    “现在电视台刚刚报导了阮利来,我们马上就把人抓了,谁会不知道是你干的?”

    “你是不是想坐牢啊?”

    呃………

    叶荣晋见叶孝礼发火,常年的习惯,让他马上弱势下去,声线瞬间就变小道:

    “那我们可以找人动手啊。”

    “哎………”

    叶孝礼深深叹了一口气,对于这个冲动的大儿子,实在感觉心累。

    看着小儿子叶荣亨,叶孝礼吩咐道:“荣亨,给我约香江旅游协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