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神诡世界:从雷公助我开始姜夜 > 第七十六章:地府二爷,钟馗
    “嘭!嘭!”大地,随着剧烈的打击不断震颤着。

    血色的拳头一下一下砸在了一只可日游于野的鬼王脸上。

    炙热的温度不断烘烤着恶鬼的面容,配合拳头带来的强劲力道,使得此鬼的五官不断凹陷。

    就这样连续轰击了上百下。

    最终,“噗!”一阵气球被戳破的爆炸声传来。

    何庆元见此舒畅的呼了口气,徐徐收回被阴气碎片缠绕的拳头。

    接着抬眉看向天际飞离阳间的幽蓝纸船。

    “何将军,这些阴地背后的势力是地府。”祁校尉见鬼王被解决,上前提醒道。

    “我知道。”何庆元微微颔首,而后见黑白无常消失,于是收回视线,道:“宣和,你知道前些时日,游云郡上空的白虹贯日之象是谁做的吗?”

    “不知。”祁校尉摇摇头:“请将军解惑。”

    “是阿傍罗刹。”何庆元回道。

    “阿傍罗刹?无间地狱的拘魂使?”祁校尉一惊:

    “可他们不是南部蓬莱洲的吗?以前在境外碰到也就算了,可这次居然敢来我们大虞闹事?”

    何庆元闻言一笑:

    “我们虽处于中部昆仑州,但是地理位置过于偏南,再加上作为我们敌国的山鬼、罗刹二邦源头和无间地狱有些关系,阿傍罗刹来此倒也不足为奇。”

    说着他指了指脚下:“不过他们来大虞,其实最头疼的不该是我们,而是住在我们地底下的那些鬼神。”

    “您是指地府?”祁黎点头,接着道: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将军此次出行选择先清理阴地,是因为将军看到白虹贯日之象后,算准了地府会出手对付无间地狱。

    “而双方交战之处会在圣朝的疆域之内,这一点他们自认理亏。

    “所以即使将军诛杀了这些有机会去地府做阴差的鬼王,地府也会选择无视。”

    “宣和分析的不错……这证明你的全局意识很好。”何庆元满意的点头,而后看了一眼祁校尉的躯干,道:

    “我看宣和五脏六腑的气血充盈,且体内二十四神即将全部打通、继而借着人体宝藏之力晋入破关,这倒是件喜事啊。

    “因为等宣和被提拔至将军了以后,城内有了新的主心骨坐镇,那我就能放心的去其他地方任职了。”

    “承蒙将军抬爱,祁黎定不会让将军失望。”祁校尉作揖道。

    “嗯。”何庆元拍了拍祁校尉的肩膀,接着抬手指向了白山妖寨,道:“帝流浆开始了,你去告知全军,巡游全郡的第一站,白山。”

    “诺!”

    …

    …

    当剑南除妖司、四大世家、众望气境方士雄赳赳、气昂昂踏上白山的时候。

    同一时间,天际的幽蓝纸船正好遁入地府。

    在渡过狭窄的无光环境后。

    纸船到达了终点,黑白无常见状连忙下船,而后一路狂奔。

    沿途经过了黄泉路、望乡台、恶狗岭、金鸡山、野鬼村、迷魂殿……

    最终忧心忡忡的踏入酆都城。

    俄顷。

    “二哥!二哥!不好了!不好了!”黑无常赶在白无常前,甩着舌头急匆匆跑进了罚恶司。

    但等他踏进大门,看到那位身着红袍的壮硕背影之后,却又脚步一缓。

    “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毛毛躁躁的!”豹头环眼,皮肤黝黑的钟馗听到动静,负手徐徐转身,瞪向黑无常问道。

    “二哥,阿傍、阿傍罗刹跑到咱的地盘来抢鬼了!”

    “嗯?什么情况,与我细细说来。”钟馗眉头一皱,斥道。

    黑无常见此甩了甩哭丧棒,思忖一番,解释道:

    “之前游云郡的那位郡尉,他不是已经被蒲反判了死刑吗?

    “本来咱都说好了,等他下来了,就安排他去秦广王手下当差的,但是现在他被无间地狱的阿傍罗刹给截胡了!”

    “什么?!此等鼠辈,呸!就是个小瓜皮!竟敢跑到我们的地盘来抢鬼?”

    钟馗闻言用力拍击身侧的桌子,几本案牍被他的力道震的高高飞起。

    “去!赶紧去叫上金枷银锁、牛头马面,你们六个一起去,把这不当鬼子的阿傍罗刹给我抓回来!

    “娘的,不在蓬莱洲好好待着,敢来我们昆仑洲撒野,抢我地府的活?放肆!”钟馗大怒道。

    “这个,三哥四哥忙着看管牢狱……”黑无常支支吾吾道。

    “诺!”但话未吐完,就被白无常拉开。

    而后二鬼急匆匆的离开了罚恶司,去寻找其他四位拘魂使了

    …

    …

    戊时一刻。

    帝流浆开始的初步阶段。

    白山乘黄妖寨前。

    一道勾连天地的血柱后,直使们和世家子弟纷纷大拇指扣住刀镡,随时准备拔刀。

    而方士们则是站在最后面、一个高足有三丈,台阶九层、上圆下方的白玉高台之上。

    双眸充斥着银光,嘴里不断碎碎念着:“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

    随着他们的吟唱,周围环境的阴阳二仪、宇宙洪荒的“道”,在不断被勾连。

    用改变地势的方法,来封锁妖物周身的“炁”。

    妖寨内。

    感知到体内的法力和天地之间的联系在被不断削弱,于是云髻高梳的乘黄赤足走出妖寨,皱眉道:

    “何将军这是何意?我与圣朝历来交好,今日你剑南除妖司为何突然堵我山寨?”

    冲天血柱之间,何庆元闻言从怀中掏出一份羊皮卷,念道:“紫狐涂蕊、巨蚺夏轲、云虫舒罗、画中仙邵娅……”

    连续念了八个名字,何庆元收回羊皮卷,看向山寨外相貌倾城的女子:“这几只精怪都在你的山寨里吧?”

    “他们都离开了。”乘黄摇头道:“之前我下令帝流浆不得侵扰百姓,否则逐出白山,他们想着化人,所以都去其他地方了。”

    “空口无凭,而且……本将现在很忙!”何将军左手按住腰间战剑,右手抬起,握拳道:“直使们,准备!”

    “诺!”

    “锵啷!”数百人齐齐拔刀,气血勾结一片,刀锋指向乘黄。

    滔天血海瞬间想着山寨内的精怪压去。

    乘黄身后。

    “大、大王,快解释啊。”牛精见此被吓的咣当一声跪在地上,连带着旁边新认的小弟笔童,也被他拉的下跪。

    二精身前,乘黄注意到动静后回头皱眉刮了他一眼,但并未训斥,而是看向何庆元,从袖中拿出一个光球:“何将军看看这个。”

    屈指一弹,光球飞向军阵。

    等靠近后,众直使抬头看去,发现里面是一副不断循环的画面。

    “……罗刹大王慢走。”

    “嘭!”黑袍直接被巨力碾爆,在原地留下了一个黑洞。

    “我白山一向顺着圣朝的旨意行事,若是何将军还是不信,可以搜我的妖寨,但是自此以后,白山和剑南城将断绝来往。”乘黄沉声道。

    军阵前。

    何将军正仔细观察着光球内的画面,突地,一个方士嘴唇微动,一道声音传入他的耳中:“不假。”

    何将军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少顷。

    盯着妖寨看了片刻,何庆元满脸笑容,道:

    “大王都把这等秘密告诉我了,我自然是相信大王的。”

    说罢周身的血色光柱消失,转身道:“接下来各部,跟我去下一站,桐离县。”

    “诺!”